加快实现作战文书数据化

来源:解放军报作者:刘孝良 黄昌建责任编辑:刘上靖2017-09-12 17:26

●从某种意义上说,谁破获了对方的作战文书,谁就掌握了战场信息制权的高地。

随着战争形态、作战方式、指挥模式和制胜机理的深刻演变,信息化战争对作战文书灵敏高效、精准快捷的需求日趋突显。作战文书数据化,以规范、统一、制式数据为支撑,以精准快捷、融合共享、安全可靠、人机互动为基本特征,具有传统作战文书无可比拟的优势,成为提升联合作战指挥效能的关键。

以快吃慢的支撑。作战文书作为作战指挥活动的集中体现和作战指令的基本载体,应顺应指挥周期急剧缩短的时代要求,在功能上实现快速生成、快捷传递。传统作战文书,一般只能单独作业、顺序流转,不便于修改完善,越来越难以适应信息化联合作战指挥需求。作战文书数据化,充分运用现代信息技术,从规范作战数据入手,使各类作战文书可以依托信息系统快速提取重复数据,在文书生成阶段,可以智能聚合不同文书形式,大幅提升指挥人员作业效率;在传递阶段,可依托一体化指挥信息系统,实现作战指令到平台的快速传递,有效缩短“发现—决策—打击”的指挥控制链路;在读取阶段,基于统一数据实现作战文书的图形化、表格化等形式的一体连动和实时更新,使各级指战员可以快速调用指挥数据、读取态势、迅速反应,为缩短决策周期、提高行动效率提供了基本支撑。

以精制粗的基石。现代战争精确化特征越来越明显,精确感知、精细决策、精准控制、精确评估已经成为联合作战指挥活动的基本特征。作为指挥员决心意志和谋略艺术集中体现的作战文书,也应向精确化迈进。传统作战文书,通过口头语言或书面语言表达和传递指挥信息,往往比较概略,难以实现精确化。作战文书数据化,以统一制式数据为基本载体,通过对联合作战指挥所需的单位、时间、地点、任务等要素进行准确赋值,由定性表述转化为定量提取,由概略测算转化为基于数据精准运算评估,有效提高了指挥信息表达的精确度、指挥作业的精细度,使联合作战指挥真正实现了电子化向数据化的转变。

化繁为简的利器。不论战争形态如何演变,作战文书简明扼要的准则不会改变。信息化联合作战,战场态势瞬息万变,指挥数据日趋庞大,使得传统作战文书内容更加庞杂,大量有用信息往往淹没在繁杂的文字表述中,既不方便传递,也不便于读取,严重制约了作战指挥效率的提升。作战文书数据化,以深入剖析海量作战指挥数据为基础,以准确体现指挥员决心意图、实时反映战场态势、指挥数据最小化为原则,建立动态更新、同步采集的作战指挥数据库,合并同类数据、规范个性数据,减轻了数据库冗余负担,使“体态臃肿”的作战文书向“精干苗条”变身。

转危为安的关键。战争,是敌对双方生死存亡的较量。作战文书,承担着指挥调控作战行动的重要使命,历来就是敌对双方窃密与反窃密、破译与反破译的必争之地。从某种意义上说,谁破获了对方的作战文书,谁就掌握了战场信息制权的高地。传统作战文书,虽然也出现了电子邮件、代码指挥等网络化改进,但从本质上看还是纸质文书电子化的产物,加密效率低、传输速度慢、易受敌干扰和破坏,可靠性和安全性问题日益凸显。作战文书数据化,以大数据、云计算等现代信息技术为支撑,变对文书内容加密为对指挥数据加密,变作战文书传递为指挥数据零散传递,依托战术互联网实现一点发现、全网共享、按需调用、分级授权,并且易于采用量子加密、硬件加密等手段,为快速、准确、实时实施指挥控制提供了可靠安全屏护。

轻触这里,加载下一页

分享到